十七月小說網 > 公主嫁到:莫少,請接招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: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

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: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


  “呵,父親,等我們拿回愛里克斯家族的伯爵之位,你可不能再阻止我找女人了,我到時候想去其他地方看一下有沒有好看的女人,答應過我的,可不能說話不算數,等那個病秧子成為階下囚了,我就把他那邊的女人全部弄過來給我玩玩,到時候我要讓那個病秧子羨慕嫉妒去。”米克的聲音狂妄的響起,像是得到了愛里克斯家族的伯爵之位,他就天下無敵了一樣,聲音狂妄到讓人想要給他一巴掌的地步。

  “你就別想那么多了,那個病秧子能有什么女人,他那邊全都是他的那些屬下,女人也沒有幾個,你弄回來,他有什么可傷心難過的,甚至那個病秧子,就是一個沒有心的人,怎么可能有一點情緒波動。”法魯克冷冷笑了聲開口,像是提起他口中說的那個人的時候,他心里也非常厭惡一樣,這根本就不像是在說一個兒子,而是在說一個殺父仇人一樣。

  “老伯爵,這個你還是隨了大少爺好一些,即使伯爵身邊沒有女人,不過能把他身邊的人斬草除根也是好的,免的留著礙眼。”另外一個聲音響起,像是不屑他口中的伯爵一樣,可聲音卻帶著一絲恐懼,沒有仔細聽的人根本就聽不出來。

  “哈樂,我都說過了,沒人的時候,別叫我父親做老伯爵,在我們心中,我父親永遠都是愛里克斯家族的伯爵,那個病秧子,哪里配當愛里克斯家族的伯爵了,都快要死了,還當,當個屁,以后不準再叫他伯爵,聽見沒有。”米克聲音厭惡開口著。

  “是是是,不過大少爺,有人的時候我還是要叫他伯爵,不然被人聽見就不好了,畢竟我們還沒有扳倒他呢。”

  最后還是法魯克勸了一句,兩人才沒有在說什么了,而是說起了他們的另外一些事情,病秧子,什么的,總是能從錄音筆傳出來,那聲音刺耳極了,也讓平時淡漠的管家拳頭忍不住微微握了起來,他如果不是清楚,法魯克跟米克他們的心思,恐怕都要被他們平時裝的那些給欺騙了過去,在伯爵面前,他們連個屁都不敢放,背地里卻這么說伯爵,還說伯爵快要死了,笑話,他們死了,伯爵可能還活著,甚至長命百歲的那種。

  米克就算了,畢竟大家族中,有真真兄弟情的,還真沒有幾個,全都是爭奪家產爭奪的快要命的那種,可法魯克是伯爵的父親,親生父親,即使伯爵的母親不受老伯爵喜歡,可也不能這么對待自己親生兒子,這樣怎么配當一個父親了。

  管家心里放松了一些,不然他怕自己下一秒就想要弄死那些說伯爵的人了,管家最后語氣沉聲開口著“伯爵,容我多嘴一句,我知道你不管這些事情,可有些人就是得寸進尺,即使你對他們再怎么樣,在他們心中,你怎么樣就怎么樣,也永遠都不會改變,那種人心里再怎么樣,以后也會這么樣,你也別指望他們會改變,畢竟狗改不了吃S,這個是永恒不變的定律,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,你也不能這么一直下去,我知道你性格淡漠,可如果有一天,他們做的太過分了,真的觸及到你的底線了,還傷害了你最重要的那人,你難道還要這樣下去嗎?”

  思仇怔了怔,管家說的這話,說實話,如果讓其他人聽到,這話就真有些大逆不道了,可思仇卻沒有真的生氣的意思,而是對著管家說了一句“我知道了,你說的很對。”

  管家原本以為伯爵不會再說什么,也不會做什么,可當伯爵真的應了,他滿腔想說的話頓時噎在了心里,有些要說出來,卻說不出來的樣子,他都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,我去,伯爵還真的吧他這話聽進去了,他也不是沒有勸過伯爵,可伯爵到頭來也沒有做什么,這也讓他有些失望了,可現在,他不僅一點都沒有失望,還很興奮,都有些想要一點伯爵為什么會改變了,伯爵這樣,他真的有些驚住了。

  管家張了張嘴,最后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“伯爵,讓你改變的那人,是那夫妻兩人之間的一個?”管家在說完之后,才驚覺自己剛剛說了什么,輕輕咳了咳,心里頗有些不好意思,還有些擔心思仇生氣了,不過確實,在管家說完之后,思仇的臉還是微微僵了僵,這讓管家心里忍不住忐忑起來,不過他不后悔自己問出這種話,畢竟能知道伯爵的心里怎么想的,他也挺想知道的。

  不過下一秒,思仇就說了一句跟這件事情沒有一點關系的話,“別說他們是夫妻,我在乎的也只有一個,那就是其中的女人,那個男人你可以不用對怎么樣,那個女的,卻不能,你對待她,要跟我差不多,甚至比我還要尊敬,她要什么,你都滿足她,她是來給路西法看病的。”

  管家怔了怔,表情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甚至都有些懷疑人生了,那個女人,是來給路西法看病的,別開玩笑了行不,路西法在床上躺了十多年,連M國最厲害的醫生都治不好路西法的病,那個女人能夠治療?別開玩笑了,雖然他聽說過華夏的醫生很厲害,可也不至于厲害到這種地步,這太不可思議了,可他知道,伯爵不會亂說,也不會無事生非,可這個還是好奇怪,那個女人真的就有那樣的本事,能被伯爵給認可了?

  任由管家怎么想,也不會想到,鳳九舞確實能夠治療路西法,對她來說,就沒有治療不好的病。

  “行了,你下去準備,如果那兩人還要做什么妖,盡管處理了那兩人,不用顧及什么。。”思仇語氣淡淡開口著,可他殊不知就是因為這淡淡的話,頓時讓管家心里興奮起來,原來他等了那么久,也只是想要聽到主子說的這么一句話罷了,多年來的憋屈,當聽到主子那話,他心里頓時興奮的不行,恨不得那兩人到時候做出什么來,他就可以馬上收拾那兩人了,他發誓,如果其他人聽到伯爵這話,心里肯定會興奮瘋了的,甚至興奮的睡不著覺的那種。。。。

看過《公主嫁到:莫少,請接招》的書友還喜歡

中国体肓彩票七星彩开